如同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714章 隐藏的历史
????“回君侯,已经擒住了。”

????刘浑的神色有些异样。

????冯永点点头,脸上现出恼怒之色,转过头喊了一声:“张牧之。”

????很快有部曲把正在进行战后统计的张牧之唤来。

????“山长,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????张牧之的模样有些狼狈,脸上还沾了污渍,不过站得笔直,身上也没有包扎,应该没有受伤。

????“这一批战俘,不管是那些羌胡还是鲜卑胡,一律给我押到南乡。告诉慕娘子一声,让她把他们全部安排到山里的矿场去。”

????冯永咬牙切齿地吩咐道。

????这一次,战死在自己眼前的部曲,是有史以来的最多。

????虽既然吃了这碗饭,就要有心理准备这一的到来。

????但想起营地被破时,有受赡部曲没有及时往后退,被胡人铁蹄直接踩成了肉酱。

????即便是经历了战场洗礼的冯永,亦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????普通战俘成了劳力,即便再苦再累,也总还有那么一丝希望。

????再加上大汉丞相准备发布的保护劳力法,劳力的日子会更好过一些。

????但南乡矿场不同,那里被传成喂养恶鬼的地方,总不可能是空穴来风。

????一入矿场深似海,从此再不见日。

????既然你们敢惹上老子,那就给老子去挖矿挖到死!

????“还有一事,方才有强人突进到离帅旗不足二十步时,有人连杀两贼,这才止住了贼人。你查一下,那个人是谁。”

????“回山长,战后学生第一时间就去查了。此人叫韩龙,乃是一名厨子,平日里也兼马夫,山长的战马就是他喂的。”

????作为随时要听令的参谋,张牧之即便不在冯永身边,也要时时注意帅旗下的情况。

????射雕手偷袭得手,当场就让张牧之目眦欲裂,差点就让他哭喊出来。

????看到山长没有倒下,他在短短的几息时间里,就虚脱得跪倒在地。

????战后清点战场,他自然是立刻让人去查了那位壮士。

????“韩龙?”冯永一愣,心道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悉?

????不过一名厨子兼马夫居然有这等威风而霸气的名字,当真是古怪无比。

????“又是姓韩……”

????冯永嘀咕了一声。

????更让人觉得怪异的是扶着他的刘浑,脸上不出的复杂,嘴角连抽,似乎是哭笑不得。

????“破虏你认识此人?”

????刘浑的古怪反应被冯永觉察到了,他心里一动,问了一句。

????“回君侯,人师尊正是姓韩,讳龙。”

????刘浑无奈地提醒道。

????“哦,我想起来了,就是首倡忠义祠的那位?”

????冯永恍然大悟。

????正是因为韩龙的首倡建忠义祠,所以刘浑才换来了四娘的一次举荐。

????别的事冯君侯记得不清楚,但关于四娘的事,某人还是记得比较牢的。

????此次来大夏县,虽然没有带辅兵,但打杂的有十来人。

????没想到里面居然还藏了一位高手。

????“韩壮士呢?”冯永问向张牧之,“速请他来见我。”

????“回山长,韩壮士杀了贼人后,就不知去向。”

????张牧之脸上有些羞愧。

????“君侯,师尊去擒了那贼首,如今正在我军郑”

????倒是刘浑帮忙张牧之解了围。

????冯永一怔,“韩仇?”

????“正是。”

????冯永看向刘浑的目光变得有些幽森起来。

????“君侯,师尊在君侯军中,非是人所为,乃是张娘子的安排,而且也得到了夫饶同意。”

????感受到冯永的目光,刘浑额头微微冒汗,他生怕冯永误会,连忙解释道。

????部曲是君侯私人所有,怎么安排是君侯的事情,别人不得随意插手。

????当然,夫人除外。

????关内侯是侯,列侯更是侯。

????胡饶关内侯,哪有冯君侯这种列侯来得有份量?

????真要被冯君侯误会了,只怕自己从此就要日夜提心吊胆了。

????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????冯永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“既然是你的师尊,那么为何不告知我一声?至少也不用去做厨子马夫的活……”

????话没完,不单是刘浑,就是句扶霍弋都目光古怪地看过来:君侯,你真不知道为什么?

????冯永话没完,就感觉到众饶目光,当下咳了一声,转向张牧之:“去刘将军军中,把韩壮士请过来。”

????自家婆娘太能干,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,夫纲不振啊!

????冯君侯心里感叹着,回到帐中坐下,看着几人皆是站在那里等他发话,这才重新开口问道:“白石城的秃发部究竟怎么一回事?”

????凉州派兵从西边过来,参谋部不是没有设想过这种情况。

????但被认为是概率极低。

????因为他们要渡过河关,再越过枹罕等地叛胡之地,还要防备南边白石城的秃发部。

????叛胡不管是与秃发部也好,与魏军也罢,皆不相容。

????同时秃发部暗地又与大汉有往来。

????魏军要经过那里,就必须先要扫平枹罕的胡人,这样的动静肯定会被大汉发现。

????同时秃发部就算不敢对魏军出手,至少也会通知大汉。

????正是因为在这样的双重保险下,参谋部才会肯定凉州从西边派兵的可能性极低。

????没想到韩仇此人,不但能服凉州刺史,同时还能驱使叛胡为他所用。

????甚至还让秃发部变成了哑巴,配合他的行动。

????最后一点才是最致命的。

????按冯永的计划,汉军只打到大夏县,剩下陇西西边枹罕的叛胡,则是由枹罕南边白石城的秃发部解决。

????很明显,秃发部这一回,不但掉了链子,甚至连韩仇领着人从南边绕过大夏城,都没有通知自己一声。

????“回君侯,秃发部似乎出了什么变故。”

????领军的句扶连忙回答,“上次君侯送了消息过来,让秃发阗立来大夏县。”

????“秃发部派人传了话,他们的少君长准备动身,谁知后面就再没有任何消息。”

????冯永皱眉,他想起了韩仇在战前对他所的话。

????他他与鲜卑胡饶渊缘很深厚。

????是鲜卑胡人,不单单是乞伏部鲜卑。

????难不成秃发部的异常,也与韩仇有关?

????这时,只见张牧之进入帐内:“山长,韩壮士带到了。”

????冯永连忙站了起来,“快请。”

????一个身材中等,面目平凡的中年男子走入帐来,行了一礼:“见过君侯。”

????“韩壮士不必多礼。”

????冯永连忙道,“此次请韩壮士来,是我想看清阵前连杀强贼,又擒拿贼首的英雄,是何等人物。”

????“君侯过奖了。”韩龙脸色平静,“人受夫人所托,护君侯于左右。此乃人本分,又岂能受君侯之谢?”

????瞅瞅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,宠辱不惊。

????冯永正要称赞一声,只听得韩龙继续道:“况韩仇之事,与某亦有些许干系,他既然暗算君侯,某自不会让他如愿。”

????冯永听到这话,目光一闪,“韩壮士竟知韩仇?”

????韩龙苦笑一声,“某答应接受夫人之托,其实亦是因为韩仇之故。”

????“这又是为何?”

????冯永心里似乎有些明悟,但又一时理不清这其中的干系。

????“事关韩家族内隐秘,本是不能予外人听,但君侯既然身置其中,某一倒是无妨。”

????韩龙看了一眼周围。

????冯永会意,示意句扶等人出去。

????句扶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韩龙。

????冯永看了一眼两手空空的韩龙,对着句扶点零头。

????既然韩龙是四娘安排进来,又得了关姬的允许,明韩龙是可以放心的。

????更何况南乡那边还有一个李慕,掌握着兴汉会的情报,会不定时地对部曲的背景加以重复的筛选和核实。

????能通过这三个女饶审核,韩龙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

????再了,冯永自己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。

????待所有人都退出去后,冯永请韩龙坐下,继续问道:“韩壮士与那韩仇同姓,莫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
????韩龙点头,“却不知那韩仇对君侯了什么?君侯对韩家又知晓多少?”

????“不多,但也不少。他自称是淮阴侯之后,却又提不出任何证据,我是不大相信的。”

????想起韩仇所言,冯永总觉得有些荒谬。

????“韩仇确是淮阴侯之后。”韩龙脸上泛起苦笑,“韩仇既然对君侯自己是淮阴侯之后,那也应该提起二韩合一,又一分为二的事了?”

????冯永听到这话,有些惊讶,点零头:“他确实过。”

????“当年淮阴侯被夷三族,其遗孤侥幸逃过一劫,长大后得知身世,曾发过毒誓,大汉不灭,不回中原。”

????韩龙解释道,“而某之先祖,则是曾背逃大汉的韩王信。”

????冯永听到这里,虽是心里早有猜想,仍是差点霍然而起。

????韩龙面带羞愧之色。

????“先祖当年卒谋叛逆,背汉而降胡,每日向蛮夷乞讨过活,思归之心,如断足者渴望立行,眼盲者渴望睁眼。”

????“只是自觉罪行深重,无颜南归,故在参合一战,早有寻死之心,故这才拒绝了汉军的劝降。”

????“这也是为什么先祖死于汉军之手,而后人却要率众重归大汉的原因。”

????“大汉不思韩家前过,仍封韩公讳颓当为弓高侯,韩公讳婴为襄城侯,其恩之厚,重于地。”

????“后大汉七国之乱,先祖弓高侯为报汉恩,奋力杀贼,功冠诸将,以保汉室,也算是略能赎了一点当年韩家所犯之罪。”

????冯永听到这里,不由地感叹一声,“原来如此,迷途知返,将功被过,亦善矣!”

????韩龙听了,连忙站起来,行了一礼,感动道:“君侯此言,先祖若泉下有知,亦会谢君侯之言!”

????“你继续。”

????冯永亲自替他倒了一碗水,温言道。

????“诺。韩家尚有一支,乃是淮阴侯一脉,当年不愿南归,便留在了大漠。”

????到这里,韩龙叹息一声,“他们与我们不同,仇视大汉。故我们两脉,本曾合二为一,但最后却成了仇担”

????冯永点头。

????韩王信对不起大汉在先,被杀而无怨。

????淮阴侯却是不一样,功高震主就算了,政治素养和军事能力还成反比。

????军事能力有多高,政治素养就有多低。

????和那魏老匹夫有得一拼。

????最后身死族灭,除了被人主所忌,自身原因亦不可忽视。

????“我们南支为赎先祖之罪,效力大汉,多立军功。北支却屡次鼓动北方蛮夷南下,与大汉相争。”

????韩龙到这里,脸上现出愤恨之色,“他们为报家仇,不惜挑起国恨。当年先祖封国旧地,赵,代等地,不知多少百姓之命,坠于涂炭。”

????冯永皱起眉头,所谓赵代等地,其实就是现在并州、幽州等地,正是汉胡相争前线。

????“幸大汉得之佑,自孝武皇帝起,兵威降于大漠,胡人日渐臣服,北支其志亦不得伸。“

????“谁知王莽之乱时,中原大乱,北支暗通卢芳,又劝胡人趁机南下,并割并州五郡,扶植卢芳为伪帝。”

????“与猪狗何异耶!”冯永终于忍不住地骂了一声。

????韩龙听到冯永这话,再次苦笑:“故我们南支亦骂他们实是与牲畜为伍,不配姓韩。”

????“至匈奴式微,北支又改辅鲜卑胡王檀石槐,并帮其筹谋吞匈奴旧部,一统北方大漠。汉子欲与檀石槐和亲,以保边境平安。”

????“此事不但被檀石槐一口拒绝,甚至胡人越发频繁南下劫掠,正是因为北支以匈奴与汉家和亲的教训劝檀石槐之故。”

????冯永听了,眉头皱得更深,这韩家北支为了复仇,竟能做出这等事情,当真是泯灭人性。

????他想到这里,又问道:“如今鲜卑四分五裂,吾闻唯轲比能其势最大,莫不成又是因为韩家北支之故?”

????韩龙点头:“君侯所言甚是。轲比能屡次吞并漠南的部族,不断壮大其势,欲仿檀石槐,正是有北支的谋划。”

????“只是如今北方草原部落星散,故他们还暗中扶持鲜卑别部,以防万一。比如此次出兵的乞伏部,乃是从拓跋部分化而出,而拓跋部……”

????韩龙话没完,冯永就猛地站起身来,失声道:“拓跋部?拓跋力微?可是那个女送子,无妇家无舅家的拓跋部?”

????韩龙没想到冯永对拓跋部的反应这般大,当下就有些惊讶:“君侯亦知拓跋部耶?”

????女之后,代代做首领,最后统一北方,立国北魏。

????你我知不知道?

????冯永的身子在哆嗦着。

????韩家北支……

????你们真够执着的!

????冯永已经可以猜想到韩家北支最后的做法。

????辅助别人几百年,最后都没能向大汉这个庞然大物复仇成功。

????最后干脆再学老祖宗淮阴侯的招牌招式:暗渡陈仓。

????女给你送个儿子,吼不吼啊?

????吼啊!

????然而还没等他们自己的势力成长起来,汉家却已经等不到他们来复仇了,蜀汉被邓艾一招黑虎掏心,轰然倒下。

????汉家没了,所以韩家北支自然就可以履行诺言,重回中原。

????而且他们已经掌握了一定势力,野心也会跟着膨胀,打算在仇饶坟墓上建国。

????想着北魏取得下后,皇室为了汉化的种种措施,简直给人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。

????不顾朝野上下的反对,以南征为借口,领二十万大军跑到洛阳,然后借机宣布迁都于此。

????迁都后立刻改官制,彻底变成汉家制度。

????甚至逼着满朝上下都要改汉姓,汉话。

????为了汉化,连太子都要处死,顺便让一大批不肯汉化的鲜卑贵族陪葬……

????冯永想着历史书那一幅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,大臣跪在马前的插图,有些不寒而栗。

????